相关文章

造山运动"南象运动"的相关证据在栖霞山被确认

    栖霞山地质资源极为丰富,地层发育较全,构造断裂较多,矿产资源丰富,是许多地学学术的命名地,“栖霞灰岩”是其中之一,象山群、象山组的命名地也在这里,这些命名在全国全世界范围内具有地标价值,被专家称为“天然地质博物馆”、“地学教科书”。历史上李四光、朱森等老一辈地质专家都到过栖霞山进行地质勘探工作,是一处旅游与地质科普教育很好结合的旅游胜地。

    据文献显示,在1930-1932年,李四光与朱森在栖霞山进行地质调查时,发现中生界侏罗系象山群砂岩地层,不整合覆盖于古生界二叠系栖霞灰岩地层之上,以栖霞山西侧的南象山最为明显,李四光将这一期的造山运动命名为“南象运动”。并在1935年地质研究所出版的集刊第十一期刊登的《宁镇山脉地质》调查报告中正式提出。而此独特的地质现象也是很多地质专家一直以来要找寻的目标。11月10日,笔者从栖霞山景区了解到,近日,地质专家、高级工程师项长兴在栖霞山附近找到了象山砂岩底部砾岩层与栖霞灰岩地层的不整合接触关系,即著名的“南象运动”的证据。

    栖霞山位于南京市的东北郊,与太平门相距约20公里,山体最高峰凤翔峰标高286米,处于宁镇山脉的西段。1930-1932年,时任中央研究院地质研究所所长的李四光(1889-1971),与朱森(1902-1942)等人到栖霞山进行地质调查,主要是对栖霞山(包括南象山、北象山)的地层、构造进行较为详细的调查研究,由刘祖彝(1900-1985)、喻德渊(1903-1971)负责地形图与地质点的测量,地质测量最终成果为一幅栖霞山地形地质图(1:5000)和一条栖霞山——汤山地质剖面图(1:25000)。

    1930年,时年41岁的李四光所长,带领25岁的朱森,在栖霞山进行地质调查时,见到古生界的志留系至石炭、二叠系地层分布较广,岩层倾角大,甚至直立或倒转,中生界侏罗系地层分布很广,在中峰西南侧的虎瓜山地段,见到距今约2-1.6亿年由河流、湖泊环境沉积形成的象山群砂岩(底部为砾岩),不整合覆盖在距今约2.8(2.99-2.7)亿年浅海环境沉积形成的下二叠系栖霞灰岩之上,其后对南象山分布的地层进行调查时,在衡阳寺西侧山脚下的山坡处见到象山砂岩地层与下二叠系栖霞灰岩地层不整合接触关系最为明显,两者地层走向及倾角大小都不一致,且象山砂岩底部砾岩层内有古生界地层的灰岩、燧石角砾等存在,因而李四光认为在侏罗系象山砂岩层沉积前,该地区在距今约2亿年前曾发生过一次强烈的造山运动,则以南象山地名命名为南象运动。

    据栖霞山风景区相关人士介绍,近日地址专家项长兴,在对栖霞山的地质勘探中,意外的发现了“南象运动”相关线索,项长兴在栖霞山附近的衡阳采石场遗址北边的陡坡上,找到了距今约1.8亿年前的中生界中下侏罗统象山群砂岩层与距今约2.8亿年前的古生界下二叠统栖霞灰岩层的不整合接触关系,栖霞灰岩呈灰黑色,含燧石团块,地层产状;不整合面上覆地层象山砂岩底部砾岩层,厚约2米,砾石成分以石英为主,见少量石灰岩与燧石砾石,砾岩层上部为砂岩,地层产状。

    据李四光的《中国地质学》中叙述,南象运动:“在宁镇山脉中,侏罗系地层常不整合于黄马青之上,尤以南象山及栖霞山最为清楚。在南象山背斜之中部,黄马青不整合于栖霞灰岩之上,而下侏罗系砾状砂岩不整合于二层上,由此可知,上三叠系后下侏罗系前有一造山运动,称为南象运动。因此,淮阳及南象运动可与欧洲之老西墨利运动比较”。

    据悉,栖霞山是南象运动的命名地,这次找到李四光、朱森于1930年在栖霞山附近发现象山砂岩层与二叠系、石炭系石灰岩地层是不整合接触关系,认为在象山砂岩沉积前,该地区曾发生过一次强烈的造山运动,故命名为南象运动,如今南象山地区的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在邻近李四光当年发现造山运动证据的不远处,能再次找到同性质的证据,实属不易,这对今后向广大游人、市民介绍、宣传地学科普知识,具有很重要的意义,丰富了栖霞山的地学旅游内容。